德国海灵格学校 中文官方网站   
Hellinger School Germany

傲慢是一切悲剧的基本原因

来访者:一年半前我有椎间盘突出,后来我就经常背疼。虽然做过心理治疗,但总是想念那些从父母那里得不到的爱。多年来我也有过感情比较浓烈的异性关系,但是总不能维持。


海灵格:从心理学方面看,背痛总是来自一个原因,也很容易治疗:那就是借着一个深深的鞠躬。问题是要向谁鞠躬。


来访者:鞠躬?


海灵格:对!一个鞠躬。看你的体态,正好与鞠躬相反。鞠躬的姿态是身体垂向地面。你可能要对母亲鞠躬,鞠躬的同时,在内心说“我尊敬你。”这是一句奇怪的话,但这就是解决之道。


来访者:我在内心是可以鞠躬的,但也许这还远远不够。


海灵格:如要鞠躬,便要将身体一直躬到地。但承受背痛比鞠躬容易得多。对你来说,受苦比行动容易。所以,你的情况也不值得同情。


来访者:我是非常想做,但又感到有怨愤。


海灵格:(对团体)这真是个错误的想法,我以为病人希望解决问题,其实他们只是想强化问题而已,这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鞠躬让你远离坟墓


导致严重疾病的另一个隐藏的家庭动力是:孩子拒绝以爱来接受并且荣耀自己的父母。他们抬高自己,自以为是超越人世。例如有些罹患癌症的人,宁愿死去也不愿在父母面前鞠躬。


荣耀自己的父母,就是以父母本来的面貌去敬爱他们,并且接受他们。同样,荣耀大地,就是以大地本来的面貌去敬爱我们的大地,去接受大地,包括疾病与健康、生与死、开始和结束。这是一种深刻的心灵训练。在更早的时候,我们称其为“朝拜”。


这是一种终极的心灵训练,令我们体验到一种完全的臣服、完全不计任何代价。


臣服就是给予一切并接受一切,接受一切并给予一切,带着爱。


受苦比解决问题更容易


成年的孩子有时会反抗与父母联结,他们鄙视父母,向他们提出抗议,又带着父母无法实践地渴望。他们认为自己比较完美,或者渴望有不一样的,更好的、更完美的父母。


对抗父亲的孩子会受到严重惩罚。如果一个晚辈认为自己有全力超越前人,超越自己的祖先,这其实是一项极为严重的无理要求。这一份傲慢是一切悲剧的基本原因。


伟大的悲痛不是一份指责


曾经受过创伤的人,如果坚持自己所受到的不幸,那她/他常常会合理化自己的仇恨,给自己的仇恨找一些合理化的理由,认为自己有权力去指责其他人,有时候他们认为,他们有足够的权力去指责父母。其实,这只会给自己和与自己相关的人带来不幸。


另外,更加严重的事情是,这种自认为自己是受害者的人不想为他/她真正得到的东西去感谢他人。受创伤的人以自己的悲痛作为指责别人的方式,但是那却不是真正的悲痛。伟大的悲痛不是指责,而是一项疗愈。其他的一切都不是真正悲伤的反应,同时,只会带来更大的创伤。


如果我们只把目光集中在自我身上,自怜自哀,那么痛苦就会变成无休止的重复。这种痛苦是非常表面的,甚至会永世不休,长此下去,人们将无法接触新的经验。


扮演受害者是一种高技巧的报复。


在指责中,

我们忘记了命运有自己的道路


人们对亲属的死亡会有自责,例如他说:“如果我小心一点,便不会发生这种意外。”或者他会有罪恶感,因为在意外中他得以生还。而其他人却死亡了。这两种行为都无法令他们重新获得生命的力量,也无法让他们做出合适的哀悼。


也有一些人会去指责、仇恨导致意外的人:“如果你不这样,事情就不会发生。”


在指责中,我们忘记了命运有自己的道路,同时,所有参与的人都是被操作者。因此,无论发生什么,对当事人都有合理的意义。不论结果好与坏,都能顺从命运的安排,安然与去世的人告别,这样便能重获生命的自由。


谦卑的态度


除了将自己交付给命运,臣服于一股更大的力量之外,我们别无他法。这种态度,就是“谦卑”的态度。


它允许我们,只要生命和幸福存在,就以全然接受的态度面对──无论他人需要为此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同样,这样的态度也允许我们在面对死亡或者沉重的打击时,也同样全然的接受,无论我们是清白或是罪恶的。


谦卑的态度也使我们了解,命运并非操之在我们,而是超乎于我们。生命依据一种超乎我们所能理解的法则在拣选我们,涵养我们。


透过祝福,某些事情得以结束


祝福存在于两个平等的人之间,同时连接也分离了我们。当然有一种祝福是由上而下的,比如父母祝福自己的孩子。


在祝福他人时候,我们感到和一股好的力量联结着,这个力量是疗愈与爱的力量。当他们希望别人安好,切对他们说好话的时候,我们正引用着这股力量。在此同时,我们也与那指导着我们的力量融为一体,也因此,我们所发出的祝福,也变成了对我们自己的祝福。


祝福是一种内在的态度。有时候祝福代表着道别。当我们对某些人感到生气的时候,我们带着这种态度去祝福他,借由祝福对方来告别。透过这种祝福,某些事情得以被允许结束。


感恩之心便是不带傲慢地接受


我们只能从命运和上帝那里得到我们应得的,当我们视这些不劳而获的东西为礼物,便是感谢。感恩之心便是不带傲慢地接受,这样毋需付出任何代价,感激之心就已足够补偿了。


当我送某人一份礼物,他只说:“谢谢你”,这样是不够的。但如果他脸上泛出的光彩,并且说:“这真是一份可爱的礼物”,这才是真诚的感谢,是真正在荣耀我和我所给予的礼物。有些人对命运和上帝只不过是无意识地说一声“谢谢你”而已,而不是脸上泛出喜悦的光彩,并且带着爱去接受。


正如我要接受不劳而获的利益,也得要接受无妄之灾的不幸,不管是好是坏我们都能向命运鞠躬表示同意,这样我们就与命运和谐相融,并且自由了。这个鞠躬我称它作“谦卑”。


尊敬意味着并不想改变他


如果我尊敬某事某物,那就是意味着我与事物的本来面目保持一致,而没有想要改变它。如果我尊敬某一个人,那就是意味着:我与某一个人的本来面目保持和谐一致,我与命运的本然保持和谐一致,我与那个人原有的牵连纠葛保持和谐一致。


这是非常谦卑的,同时也维持着一种不偏不倚的超脱。但在这种超脱之中,具有一种关怀,还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在运作着。


唯有当我与命运保持和谐一致时,我才能够从中获取力量,从而改变命运。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