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海灵格学校 中文官方网站   
Hellinger School Germany

恐惧死亡就是在恐惧生命

死亡就在这里。它存在于每一个片刻,因为每一个片刻都不断流逝。于是我们和死亡共存,一个片刻接着一个片刻。另外,因为每一个片刻同时也有新的事情发生,所以我们会忘记从前。我们大可忘记从前,因为它会在新的片刻里继续、以新的方式不断延续下去。“新”起源于“旧",“新"是“旧”的实现与目标。


那我们的生命呢?生命是在死亡身边还是在死亡之前,还是生与死两者合为一体?死亡不只是生命的结束,它也是生命的开始,它一生都在维系着生命。


虽然如此,有时我们仍然会恐惧地看着自己的存在从肉体中消逝,因为我们不知道死亡会把我们带往何处,以及死后又会发生什么事。我们还是不是自己,仿佛这一生就只是自我的生命,而死亡就只是自我的死亡?


要如何才能在“你”“我”之外活着以及死去?到底是什么在活着与死去?最后是只有“我”消逝,而其他“非我”都无止境地继续下去吗?或者,难道这个“我”会回到另一个“我”那个真实无尽的本我,并且融入其中吗?


我们不得而知。尽管如此,我们在活着的现在就可以有这样的经验,我们现在就可以用一种处于尽头的方式生活。我们现在就让自我联结到那个无尽的“我”,让自我融入其中,让自我在那个“我”里面流逝,仿佛现在就是生命的彼岸,是存在也非存在,并且在流逝之中不断地充实圆满。


这样自我就算成就了吗?自我就自动地有神力了吗?那无尽的“我”是否会自动地把自我拉过去,仿佛自我现在就要死去,就要在其中消逝一般?


流逝就是生命,生命一开始就已经活在死亡之中了。



冥想—自己的死亡


嗯,我们再来做一个简短的观想。请把眼睛闭上。


我们看着自己的觉知,把注意力放在家族里所有已逝者的身上。我们看着他们并排站在我们面前,而每个人背后都站着属于他们的死亡。


他们在死亡身边是什么样子?而当我们看到每个人都带着他们的死亡时,我们自己又有何感想?如果我们就让他们伴随着他们的死亡呢?


而我们也去感受自己背后的死亡,仿佛我们就依靠在它的身上;我们也去感受它的存在与它的力量,还有——它的爱。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