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海灵格学校 中文官方网站   
Hellinger School Germany

逆境是成长所必需的

Q

有很多人认为您对个案案主的态度有时太过冷峻严厉,关于这些批评,您做何解释?

伯特·海灵格:很多人只从一方面去看灵魂的成长:为了成长,必须要有滋养的食物。事实上,成长需要滋养,也需要逆境。一切成长都需要穿越逆境。那些为了保持友善而不肯拂逆来访者的治疗师,才是最冷酷的。能够拂逆来访者的治疗师会给来访者带来成长的机会。来访者可能会对治疗师非常气愤,但很多曾经对我很恼火的来访者在两年后给我写信,信中都是感激之情。


Q

这是针对单独接受治疗的来访者而言的,我想请您谈一下大型团体的工作坊。您早期带领小的团体做两到三天的工作坊。每一个案案主可能有两次排列工作的机会。有时第一天您给一个案主做排列,您可能直截了当地面对这位来访者的问题或中断排列工作,使这个案主内在变化过程开始启动。第二或第三天,个案案主可以再回来重新与您一起工作完成这个内在变化的过程。但很久以来,您改变了工作方法。与500人的团体和 40人的小团体一起工作区别很大,不是吗?

伯特·海灵格:当我带领大型团体治疗工作时,我在工作中更专注,更集中精力、一旦我观察到治疗无法继续,我会立刻中止,在我知道我可能不再有机会重新排列这个案例时,我也会这样做。这样做看上去很冷酷!但是,对于个案案主本人来说是一次转折的机会。假如我在必要时不立刻中止的话,我就会失去我的力量和我的公信力。我不会为了某一位来访者或者因为担心冒犯某人而牺牲这些。


当我与个案案主工作时,会全然忘却其他在场的观众。我只是全神贯注于个案案主心灵所必需的,仅此而已。至于其他人有什么感受,这是另外一个问题。


Q

您为何选择有这么多人的团体排列?

伯特·海灵格:我第一次决定做一个大型的团体排列时,我当时计划组织一个 35人团体的工作坊,但是参加的人数迅速达到350人。我不想让他们失望,因此开始和他们所有人一起工作。那是一次非常美好感人的经历。假如按照我自己的意愿,我绝不会举办一个这么大的工作坊。有时,我们被推动着做一些事情。因此,这也让我观察到大型团体工作的可行性。从理论上来说,大型团体的工作坊应该是行不通的,但是实际经验向我展示了我被允许可以这样做。


每一种环境给我们机会,也设定界限。对那些声称我不允许与这样大的团体一起工作的人,这只是无理的要求。我想问他们:假如我只在小的团体中工作,那么家族系统排列会发展成怎样呢?它会成为著名的方法吗?从整体角度来看,在大的团体中进行家族系统排列这种工作方式是一个决定性的突破。一些反对的声浪仅仅是必须面对的风险。



Q

我在想:团体工作对于来访者是否还有保护空间,或者成为了一个公开的场合?当一个心理治疗场所变成了一个公众的场地,那样会发生什么呢?那样的话,一种心理治疗的介入就突然变成了政治论点的声明。人们突然开始这样说: “海灵格说外国人必须回自己的国家…”

伯特·海灵格:这不是一个合理的结论。这个结论仅仅适用于这个案例,对于其他的案例,治疗方法有可能会不同。我并没有一概而论。


在类似的团体工作中,我与整个团体一起工作,而不是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只是为某个个人做治疗,这是对我工作的误解。我不想让来访者当众表演。我给他们做治疗,同时顾及整个团体。每个人都可以从中学到一些东西。每个人在内心都会受到触动,问题可能得到解决,而并不一定自己也要做家族系统排列。


Q

即使有1500人的团体也是如此?

伯特·海灵格:在乌兹堡,有一次人数多达2300人。这样的安排确实不恰当。对我来说, 500人是一个可以接受的数字,更多的参加人数则是例外情况。


Q

关于“表演”这个词,在某些情况下,您会对观众说:“你们看他在做什么?”您面对所有的观众谈论个案案主。这种行为对很多人来说是无法容忍的。

伯特·海灵格:这是团体动力。有时我运用团体作为治疗工具。这样做会给个案案主很大的压力。这是一种有目的的治疗技术。


Q

假如我想象我作为来访者在台上坐在那么多人的面前,我会羞愧得无地自容。我会突然感觉到,我并不在一个做心理治疗的地方,而是在一个公开的场所,因为我从来没有报名参加过团体动力治疗。

伯特·海灵格:并不是我引导来访者来到团体中的,是来访者自己来到团体中的。


Q

除了大型的团体以外,我们不能够再以别的方式体验伯特·海灵格的治疗工作了吗?

伯特·海灵格:无论如何,来找我治疗的人都冒着这个风险,他知道那是一场公众场合的治疗。我的这种工作方法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上,个案案主当时的反应与排列后在她的家族中所发生的变化是不同的。我很明确这一点。我们不能只通过排列当时所呈现的情况来判断家族系统排列的工作。即使个案案主在当时很愤怒。有时,也正是在这种时刻,案主才会呈现她真正的面貌。有些人平时表现得貌似温和善良,但当我真正面质他们的时候,他们突然会变得很有攻击性。有时我会展示这些让大家看到真相。是的,有时我确实做得有些过份!这样的情况曾经发生过。难道我必须做个毫无疵瑕的完美者吗?这样的要求是不人道的。为什么人们不容许我也可以有过错!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