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海灵格学校 中文官方网站   
Hellinger School Germany

影响精神疾病的家庭动力

家排个案:抑郁症




海灵格:抑郁症的成因通常是父母其中一方被排除,在孩子心中没有位置。你的情况是,由于母亲患病,所以母亲的身份在你心里被排除。情况变成,不是母亲在照顾孩子,而是孩子照顾母亲。母亲在你心中没有发生力量。抑郁症不是哀悼,而是一种空虚的感觉,一个没有被填满的心灵空洞,而只有母亲才可以填满它。


海灵格(对个案):你现在知道要怎样治疗抑郁症?


个案:我要知道自己属于哪里。


海灵格:你要在心中给母亲一个位置,连同她的疾病,完全地接受她让它填满你心中的空洞,带着母亲给你的力量,照顾自己与父亲。


个案:谢谢。


海灵格:轻轻垂下头来,对母亲说: “我接受你做我的母亲。"


个案:我接受你做我的母亲。


海灵格:也是最合适的。


个案:也是最合适的。


海灵格:唯一正确的母亲。


个案:唯一正确的母亲。


海灵格:觉得怎样?


介案:如释重负。


海灵格:没错。被排除的父母一方,重新在心中得到一个位置,便是治疗疗抑郁症的方法。如果父母一方病重,例如:母亲有严重的疾病,孩子会害怕接受母亲,因为他恐惧母亲的疾病和困难会因接触而传递过来。但是,父母只不过是普通的男人与女人,他们只能给予他们所拥有的,把他们所有的一代一代传递下去而已,孩子就是接受上一代所拥有的。孩子如果能够全心全意接受它,便获得一份珍贵的体验,他们所害怕的、恐惧的,也会远离他们。


这些疾病有别于遗传疾病,遗传疾病是我们为生命付出的代价。正如承认生命,我们也要承认遗传疾病。如果我们真正接受父母,一股强大的生命力便会涌现出来,保护着我们。某人成为父母,不是由于他的好与坏、健康或生病,而是由于他们体验有性爱的伴侣关系,因而成为父母,这一切就是生命的实践。如果能够本着这份认知接受父母,实在是最好不过了,这也是一种谦卑的接受。


海灵格(对个案) :微微鞠躬吧!





影响精神病患的家庭动力


近几年我获得不少关于精神病患所带有的家庭动力的认知,同时也在课程内把认知加以验证,一般来说,有沉重命运的成员要被排列出来,这样会使系统达到和解;或者,当有罪恶的家庭成员面对他的罪和罪的后果时,当事人才可以从沉重的负担中释放出来。


为精神病患者治疗时,我看到呈现出来的最主要的方面是,他们对家庭的忠心、对家庭的爱,以及他们接受前几代严重命运和严重罪恶的意愿。这份爱有极大的包容性,就算是家庭中互不相容的加害者和被害者,也被同一份爱包容着。因为这份对不同人物的爱,也会造成不少冲突,这同时也是导致心理混乱的一个原因。


解决心理混乱的方法是抽离表面,迈向较高的层次,使尚未和解的达到和解。在日常的行为中,我们体验到无法和解的冲突。这个冲突的深层,来自可以感知的个人良知和无法感知的集体良知。根据我的个人良知,我决定谁的行为合乎家庭标准,他因此有好的良知,也有归属权;相反来说,某人的行为若是违反了家庭的标准,他因此会有坏的良知,我的个人良知便拒绝他的归属权。但是,在同一时间内,集体良知是不容许任何一个家庭成员被排除的。因此,当我受到个人良知的推动而拒绝某人的归属权时,我是感到清白的;与此同时,当我面对集体良知时,便会有罪恶感。


我虽然没有感觉这种罪恶感为坏的良知,但我却受着无法感知的集体良和带来的压力,我会做出某些行为,使得我要维持清白的努力失败。个人良知和集体良知所带来的矛盾便是每一个悲剧的背后原因。悲剧总是带着困扰的元素,当中的英雄行为对旁观者来说是荒谬和盲目的。


解决悲剧性的牵连纠葛的唯一方法是,集体良知的运作需要得到认知,承认集体良知比个人良知有优先权,意即为了集体良知,我们要牺牲个人良知的清白。通过这个方法,每一个受个人良知影响而被排除的人都会再次被接纳;同时那些在个人良知影响下,感到高人一等的人也能够融入一个较大的秩序中,先前那种清白的感觉也就变得幼稚和无力了。


集体良知也有界限之分,分别前人与后来的人,例如后人不能承担前人的命运或为他们赎罪。因此,精神病患者冀望以他的爱帮助前人,这个目的是不为集体良知所容许的,因此会遭遇失败,这也是造成他痛苦的一个原因。


解决方法是要超越两种良知,到达一个只有心灵移动的层次。在这个层次中,好与坏、加害者与受害者、老年人和少年人都被心灵承担着。这个心灵操纵着伟大的事情,离开了个人成就或罪恶,超越个人成集体良知所要求或容许的。在这个层次中每一个人既是与整体相连,也是独立的个休。人如果与这个共同的心灵达成和谐,他便可以面对他的命运。每一个人必须接受,并且完成他的命运。


另外,要注意的是,共同的心灵包容活着与去世的人,意即不只是活着的人要接受个人的命运,去世的人同样也要接受个人的命运。活着的人如果容许去世的人接受他们的命运、他们的罪恶和他们的死亡,他们便不会再缠绕活着的人,而这往往是精神病患者所表现出来的行为的背后动力。解决方法是,活着的人向去世的人致敬,然后大家再一同向那些更伟大的力量鞠躬致敬。


我得承认这是很富挑战性的言论,但假使能够帮助精神病患者,为他们找到解决方法,也为我们找到答案,这个挑战就不算太大。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