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海灵格学校 中文官方网站   
Hellinger School Germany

生活中习惯逃避的人,大多和妈妈断了联结

为什么无法靠近自己的妈妈?


因为我们和母亲的联结被中断了。


有些时候,这种中断来自童年时期。比如许多家庭里,孩子出生后没多久就和母亲分离,例如婴儿必须住院,妈妈却不能去探望他。这种情况通常发生在早产儿身上,出生后马上就要被放进保温箱里,剖腹生产也会造成早年分离的状况。


孩子经验这些分离,相当地痛苦,那份痛苦通常会转变成愤怒或绝望。之后就算母亲回到孩子身边,孩子仍会因为心中有对痛苦的记忆,而把母亲推开。然后,母亲可能会感到不知所措,猜想自己是哪里做错了,最后甚至会以离开的方式响应小孩。如此一来,母亲和小孩并没有真正再次结合。


这种创伤将会一辈子影响着这个孩子。孩子早年朝向母亲的连结被中断,也会使他无法真正接近其他人。日后孩子长大,他的行为将会持续受到童年创伤的影响。他将伤痛铭刻在心,依循其模式生活而不自己并没有意识。一旦他稍微接近某人,就会自行退后站到一旁,然后回到原点,重新展开另一个循环。事实上他哪儿也没去,只在原地打转。


有些时候,这种中断来自于家族的系统动力。因为某些原因,我们母亲和她自己的妈妈的联结中断了,也因为这些世代延续下来的动力,我们也和自己的母亲中断了链接。


在这些情况下,一旦我们和妈妈的联结中断了,我们也就不会用爱和敬重朝向别人和自己,我们会转身离开。因此,逃离成为我们在人际关系中,内在与外在表现出来的基本动作。相反,一旦我们成功地朝向母亲,朝向他人就会变得容易。


爱的序位要求全然接受父母如是的样子



爱的序位要求作为孩子的我们,要全然地接受承袭自父母的生命,毫无抗拒和恐惧地全然地接受父母如是的样貌,而不期待他们有任何不同。


这样的全然接受是一种谦卑的过程,它使我们臣服于生命法则和个人命运,透过父母所给予我们的一切臣服于我们生命中所遭遇的限制、所得到的机会,也臣服于家庭命运所带来的纠葛、罪恶、负担、喜悦和任何所有的一切。


有些人害怕一旦以上述的方式接受自己的父母,这意味着他们也必须接受父母的恶行和令人恐惧之处,比如某些人格特质、身体的残缺或是某些罪行。他们以抗拒接受父母的“好”,来抵抗父母的恶行或是残缺,因此,他们无法完整地接受生命。


为了弥补自己的缺憾,许多人拒绝全然地接受他们的父母,他们试着追寻所谓的“开悟”或是“自我实现”。此时,所谓的开悟和自我实现只是一种寻找理想父亲或是理想母亲的一种替代性行为。一旦我们拒绝了父母,我们同时也拒绝了自己,而我们也将因此感到缺憾、盲目和空虚。


大多数人站在了带来困难的错误位置上



当家庭中的后辈试图要为前人付出,仿佛这位后辈的地位与前人平等,甚至高过于他,而不是接受前人的给予并尊敬他时,施与受的法则将出现逆转。一个 型的例子是,父母从孩子身上得到他们在自己父母或是伴侣身上所无法得到的,而孩子也愿意为父母付出。此时,父母就变成孩子,而孩子就变成父母。爱的流动就不是自然地由高处移向低处,施与受的流动将必须对抗地心引力由低处向高处流。但就如水无法往高处流动一般,这样的付出也将永远无法到达它真正的目的地。


当孩子轻视施与受的序位时,她也会为此得到严厉的惩罚,即使不了解这种错误或是原因,她也会感觉到无力或失败。当她错置了施与受的对象和序位时,尽管出于爱,她仍然忽视了序位法则。她无法了解这样做并不合宜,而只是觉得自己是在做好事。序位无法因爱淹没,序位的阶层高于爱而存在,心灵中存在着一股力量,即使以生命及个人福祉为代价,爱的流动仍要依照序位及平衡法则运行。因此,盲目地出自爱而不顾序位法则的行为是悲剧的开始。唯一的出路是:带着爱了解并接受序位法则。对序位法则的了解是一种智慧,而带着爱的臣服则是一种谦卑。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